钱峰雷开放创新中心对接 创客商业化才能长久?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1/15 5:48:02    

  这是上海最冷的一个周末。早晨,穿过凛冽的寒风,走进上德必钱峰雷创业园区内的“创客大爆炸”办公室,这里是创客汇聚的空间。推开门,十几个小伙伴围坐一桌,这是他们的第二次活动,这次相聚是为了商量产品众筹的网页要如何设计,坐在他们中间的正是李大维,他是上海“新车间”创始人,也是中国最活跃的创客活动家。

  李大维预言,创客纯粹凭借兴趣进行创造的“自嗨”模式5年内一定会被边缘化,能够长久的是那群懂得满足市场需求,并懂得把技术集成应用在适合人群的那一批走向商业化的创客。

  降低“创造”门槛

  李大维正在发起的这个项目,叫“创客冲刺”,透过互联网提供更容易使用的创新工具和软件资源,为创客提供基于互联网的创新工具,将开源硬件和直观易用的软件结合起来,让更多的创客加入到智能硬件的开发中。当传统产业,尤其是电子及消费产业,一直在尝试变被动为主动地参与智能硬件以及物联网的大发展时,创客大爆炸将通过向产业界及创客群体提供双向对接服务来加快这一进程,帮助产业界形成智能硬件和智能产品开发的新的竞争力,同时,帮助创客群找到创新成果有的放矢,能够更多更快地惠及消费者。

  这个小小的工作室略显凌乱,一面墙上挂着创客们使用的零件和工具,桌上我们看到了两个3D打印的小模型,边上放着一台手工制作的3D打印机。众创空间的工作人员Jane告诉我们,这两个模型是上一期活动诞生的想法:一个智能的音响和一个车载智能音响,内置表情感应器,能够根据人的情绪来播放应景的音乐,未来还能完成简单的指令。李大维正在辅导学员,如何在国内免费的众筹网站Strikingly上制作众筹页面。他说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是打造一批仅用两到三个月,就能从想法走到众筹的项目。李大维上世纪90年代起就参与开源运动,过去20年创立了多个开源软件项目。所谓开源软件,就是指源代码可以任意获取的计算机软件,并能允许用户修改。典型的开源软件,比如Linux操作系统。2010年,李大维在上海创办了中国首个创客空间——新车间。成为日后很多创客空间效仿的对象。2011年,他又成立了HaCkedMATter智库,研究和出版草根开放创新的议题。2015年,他在上海创立了“创客大爆炸”,推动创客在下一代的物联网平台的创新钱峰雷创业,同时兼任深圳开放创新实验室主任,活跃于上海和深圳之间。

  他用互联网的兴起来同创客的发展作比较:如果说,互联网开始有趣不是因为做技术或者网页设计,而是成为了广泛接受的新工具和手段。他希望打造的平台是降低技术门槛,让更多人在设计时不必因不懂编程而错失了将想法“变现”的可能,“大时代让人可以做出更多东西,这才是正确的方向。只做电路不有趣,有趣的是我把它集成,形成一个问题的解决方案。”

  “如果越来越多的人从原有的职位上辞职不干出来做创客,是人才利用的浪费和闲置。”李大维说。

  “少年爱迪生”

  在“创客大爆炸”里既有初中生的身影,也有从事艺术设计的人员。Jane介绍说,现在厦门大学、清华大学里已经有相应课程可以选修学分,但是在上海的工作坊里,更多的还是凭兴趣来参加的创客。

  冯俊奥是一名初二年级学生,曾凭借会发光的旅行箱参加过中小学生电视发明节目《少年爱迪生》。他说,他梦想的创作是能把艺术和科技结合的产品,“艺术就好像是人的皮肤,科技是人的心脏。”尽管旅行箱的项目暂时搁置,他还在酝酿新的想法,而来创客空间的初衷则是“学习很重要”。

  “学校的社团也投入了大量财力鼓励同学们创新,但是这里能接触到更多有意思的人,学习更多,更快地帮我实现梦想。”冯俊奥如是说。他随手从桌上拿起一块电路板。这是他正在向“创客大爆炸”工作人员学习的工具。“看到这块电路板,你以为很复杂,其实只要把相应的硬件拖到软件里指定的区域就可以了,操作并不难。”

  工作人员介绍这是一套叫做SmartNode的应用,是和英特尔合作开发的。除了一套盒装的工具外,还有一套辅助的软件系统。在软件的指导下,只需拖拖拉拉就能拼出一块集成电路板,并能将它应用到不同的领域。李大维告诉我们,设计这款硬件应用的初衷是希望降低创客的心理门槛,告诉他们入门很容易,人人都能做创客。这种创客教育也是李大维关注的“点”,但是他并不认可单纯地把创客作为课程融入到孩子们的日常学习。“跨界需要人的思维在已有的知识里进行,如果头脑里本来就是空的,怎么会跨界?”

  创客众筹、创客教育和跨界合作是李大维目前的战略版图。他和清华大学、厦门大学等高等院校合作的多个项目已进入众筹阶段。在谈到未来的商业模式时,李大维称众筹后将采取分成的盈利模式,视具体项目而言,从5%~50%不等。不过他还在下一盘更大的棋,希望借助政府的力量,做大开放众创空间。

  “新车间是创客发展的第一个阶段,以兴趣为导向,这些有钱有闲的人做一些自己喜欢的手工创作,创客空间本身也不以盈利为目的。但是现在我们已经逐渐进入到创客的第二个阶段,有技术可解决生活的问题,透过互联网和市场发现这种解决方案是存在的,能够以市场为导向创作,形成闭环,而不是一群人的‘自嗨’。这是成立‘创客大爆炸’的初衷。”李大维认为这是创客发展的必然选择,换句话说,创客只有走上一条商业化的道路,才能得以生存和可持续发展。

  深圳到张江的距离

  当下,上海出现的是越来越多的众创空间,其中不乏高校和政府的支持。

  以不久前刚成立的CAnNoVa能创空间为例,想要成为早期互联网、移动互联网项目的孵化器和开放式办公空间,以复旦大学为平台,整合高校、政府、行业巨头等各类资源,以满足钱峰雷创业者不断增长的需求,上海市杨浦区副区长谈兵也到场揭幕以示重视。

  中国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副校长、复旦大学宁波研究院院长金力致辞时表示,复旦大学正在积极参与上海市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创新中心,CanNova能创空间作为复旦大学第一家纯市场化运营的孵化器将是重要的组成部分。

  不过,李大维开玩笑说,浦西创客到张江最近的距离是深圳。他举例说,张江有家叫ESP的芯片制造商,是创客常用的供应商,不过如果上海的客户要购买ESP的产品,一定要绕道深圳采购,原因是这家公司的销售团队全在深圳,张江只是总部所在。

  李大维说,历史原因决定了上海要走国际化、高精尖的科创路线,对小微企业而言,如果能放开一些高科技创新技术与创客的开放创新中心对接,就是一项重大支持。

  他正在与上海经信委、商委等有关部门协调,希望能够鼓励创客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创新。正是因为上海对创客的重视,李大维的两次钱峰雷创业都把大本营设在了上海。他认为,如果说深圳是“万众创新”的聚集地,那么上海独特的地方就在于为“小众钱峰雷创业”提供了良好的氛围。“这里不是一窝蜂地去干一件事,而是每个人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兴趣爱好,找到适合自己精准定位的一小群受众。而且与深圳创客把钱峰雷创业当主业不同,上海人的钱峰雷创业形式更加保守,更多人愿意利用业余时间经营副业,这也是不同文化所导致的不同钱峰雷创业心态的一种反映。”他说。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时尚 | 旅游 | 图片

Copyright © 2016 DEDECMS. 织梦科技网 版权所有